喝酒的最高境界是什么?庾信:李白算个啥,我都乞讨了

作者:admin 分类:公司展示 时间:2024-07-10 12:33:32 浏览:5

内容导读:喝酒的最高境界是什么?庾信:李白算个啥,我都乞讨了说起古时候的文人,一个个的酒量,真正能吓死个人。李白“一日须饮三百杯”,也就是个刚起步。还有一喝起酒来,就好像“长鲸吸百川”。更有的嫌酒不够喝,竟然想让东海里的水,“尽向杯中流”。人家这酒量...……

喝酒的最高境界是什么?庾信:李白算个啥,我都乞讨了




说起古时候的文人,一个个的酒量,真正能吓死个人。


李白“一日须饮三百杯”,也就是个刚起步。还有一喝起酒来,就好像“长鲸吸百川”。更有的嫌酒不够喝,竟然想让东海里的水,“尽向杯中流”。


人家这酒量,你说厉不厉害?


当然,说一千道一万,也就是个酒量大而已。毕竟那个时候,还没有蒸馏酒。更何况酒量大,撑死也就是个大酒囊,显不出什么境界来。


酒怎么喝,才叫有境界呢?


那得在想喝酒,又没有钱的时候。毕竟境界这个东西,只有在想得而又得不到的时候,才会显现得出来。


想要什么管够,还谈什么境界!


那么,在想喝酒又没有钱的时候,古代文人又是如何,来显现他们高境界的呢?


请看下面这两首诗。




将进酒(节录)


(唐)李白


……


主人何为言少钱,径须沽取对君酌。


五花马,千金裘,


呼儿将出换美酒,与尔同销万古愁。


李白的这首《将进酒》,想来大家再熟悉不过了。李白潇洒脱俗的性格,想来大家再熟悉不过了。李白视金钱如粪土的豪爽,想来大家也再熟悉不过了。


尤其是喝酒的时候,真叫一个挥金如土!


又是“烹羊”,又是“宰牛”的。还要鸣钟击鼓演奏乐曲。就连下酒的菜,也不但要精致,而且还要美味……


总之一句话:不差钱。


尤其一句“五花马,千金裘”,更是把那种“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”的劲头,表达得淋漓尽致。


可你想过没有,“五花马,千金裘”是谁的?


事实上,这就是李白想喝酒,可自己又没有钱。怎么办呢?恰好碰到两个冤大头,便逼着人家请自己喝酒。喝到最后,钱不够了,李白还不算完,又非逼着人家把马和皮衣给典当了。


这两个冤大头,一个叫岑勋,就是诗中的“岑夫子”;一个叫元丹丘,就是诗中的“丹丘生”。


所以,如果想请李白喝酒,最好的穿搭就是小背心、大裤衩,还要趿拉着拖鞋去。你要敢穿裘皮大衣,开着大奔去,等喝完酒的时候,他真敢让你只剩条小裤衩。


关键人家这话说的,就跟他请客做东似的。


就问你服不服?




蒲州刺史中山公许乞酒一车未送诗


(南北朝)庾信


细柳望蒲台,长河始一回。


秋桑几过落,春蚁未曾开。


萤角非难驭,搥轮稍可催。


只言千日饮,旧逐中山来。


蹭人家酒喝,竟然还如此理所当然!就光这境界,大概除了李白,没有第二个人。不过,境界高归高,可仔细琢磨的话,总有点耍无赖的感觉。


在这一点上,比起另一位古人来,李白就有点不如了。


这位古人就是南北朝的庾信。


庾信也爱喝酒。爱喝酒,就难免有酒不够的时候。酒不够又没有钱,怎么办呢?人家可不像李白,专逮冤大头撸,而是直接去乞讨。


你要是给,就万事大吉;你要不给,就写诗骂你。


要不说文人不好惹呢!


这不,蒲州刺史答应送庾信一车酒,结果却迟迟不见送来。庾信这下可不干了,于是老毛病又犯了,写了上面这首诗。


因为是酒帐,所以笔墨,一点也不吝啬。


光一个题目,就足足用了15个字,先把事情给讲明白了,为开骂做好铺垫。接下来,诗的前四句,讲的是为了等这一车酒,庾信那真叫一个望眼欲穿呀,都快成望夫石了!


可结果呢?


银河都变宽了又变窄,桑树叶都落了,那一车酒竟然还没到:


春蚁未曾开。


你说你这样,是不是找骂?


你即便用牛车拉的酒,也没那么难驾驭吧!你就算再笨,不会驾车,往轮子上抽几鞭子,也能稍微加快一点呀……


文人为什么难惹?从这里就能看出来。


他骂你,可你却发不出火来。因为人家不但没带一个脏字,而且事先就铺平垫稳了,骂的时候还有理有据,专拿你的话噎你。


这境界才叫一个高。


只是可怜了这个蒲州刺史,他这一车酒,恐怕最后还是得送。却因为晚送了几天,被庾信一写诗,留了这么一个骂名。


你说是不是很冤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