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点生活|喝酒走心

作者:admin 分类:新闻动态 时间:2024-07-10 12:34:05 浏览:4

内容导读:欲喝而不能,是一件很令人尴尬的事。当我注意到这一现象,多少是会有伤感的,以至于婉言谢绝了几次酒场邀约,也以至于让周围相处的朋友也渐而减少。也就自然想到了过去,想想自己年轻时的酒量,也是曾经相当的了得;也就想起了那时的酒友,是怎么的把酒喝到动...……

欲喝而不能,是一件很令人尴尬的事。当我注意到这一现象,多少是会有伤感的,以至于婉言谢绝了几次酒场邀约,也以至于让周围相处的朋友也渐而减少。也就自然想到了过去,想想自己年轻时的酒量,也是曾经相当的了得;也就想起了那时的酒友,是怎么的把酒喝到动了真性情。

于是打开电脑上网,给远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汉平发一个“义卖袄”,大意是不记得多少日子没有和你一起喝酒了;觉得日子三晃两晃,过得实在太快了。我恳求汉平太太罗莎:千万别拦着汉平喝酒,你的职责就是要让汉平喝好了。况且,汉平酒量应该有所增加,因为我的那一份酒,也须由汉平来承担才是。他喝得好了,也就是我喝好了。并且,还再次叮嘱转告汉平,喝酒别走心,如同身边有个贤惠妻子,就不要花心别家院里的淑女了。这话说给罗莎听,当是包涵了凡事需要专一的意思,罗莎也会乐意听。

我又说:酒是粮食做的,所以,酒是养人的东西:只要酒喝好了,那么,无论置身何处,也都是回到了家乡,回到了朋友圈。

汉平当天就回了一个“义卖袄”,他说:酒之为物,却不属于物质的范畴,而应该从精神层面去认识。所以,人生在世,酒是万万断不得的。

我印象中的汉平,属于刘伶类型的喝法,喝什么酒并不讲究,只要是酒,就行,但必须喝足了。记得一天深夜,我们把家里的酒喝完了,汉平大约喝了有半瓶白酒和几瓶啤酒,却依然不能过瘾,附近的商店早已关门,汉平有如犯病一般难受不已。后来阿乙说阿甲家的厨房间还有半坛黄酒,是他家办喜事留下的,已经放了好些日子。汉平立马过去抱了回来,尝了一口,说还好还好没有变味,于是继续喝了起来。

喝酒喝到这样的境界,在我们这班酒友中,不惟汉平一人。所以,他能从物质的角度,一直喝到精神之领会,可见是将酒之精义,一直升华到酒之化境上去了。凡是能喝到如此境地之人,在中国历史上,没有一个因为喝醉而变糊涂的,看看竹林七贤等,一个个也都是愈喝愈清醒。醉与不醉,所谓清醒与糊涂,其实并无多少差异,完全在于喝的时候的情状。依我看,如竹林七贤中的阮籍、嵇康者流,醉酒时倒也是清醒,不醉时反而是糊涂。这也是汉平能将喝酒上升境界的原因之所在。


我现在不大喝酒了,于是知道了,能喝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。搞不懂年龄这一头春笋一样噌噌地往上长的时候,酒量这一头却秋叶一样嗽嗽的往下落。过去能喝,胡饮乱喝,倒也未必想到是幸福。随着年龄徒增,酒量的下降,对于喝酒的认识变得深刻起来,认识了酒也开始认识了人生。我这样说并不为过,那根中枢神经如果不曾被麻醉过,怎么知道什么是真的清醒、什么是假的醉?我是不敢言说自己喝酒的境界的,因为酒力不行,哪里来的酒的境界呢?所以,我现在想喝就喝,不想喝就不喝。想喝的时候,就虔诚如有仪式的感觉,走心不得,这才对得起酒哦;不想喝的时候,就守身如玉,不为所惑,也不得走心了。

在酒的选择上,我是天生的老土,喝不得洋酒,喝起来没有好感,总觉得天下好酒莫过于本地的糟烧或兑花。再远一点就是江苏的洋河双沟、陕西的西凤、青海的青稞酒,至于勉强可以相媲美的,有前苏联红牌伏特加、蒙古的成吉思汗。遇上有人请我喝法国拉菲、人头马,我会婉言谢绝,理由就是:千万别让我糟蹋了好酒。

我喝酒时喜欢就着酒配,一小碟鲜辣螺,几块鳗鱼干或乌贼鲞,三五片酱牛肉,若遇上有三几两蒸鹅肝,则更好。这些,若与日本清酒、金门高粱还勉强有点搭,和XO、马嗲利是肯定要打架的。

我喜欢的酒当然也是好酒,虽然皆为烈性,喝起来却不一定刚烈,如东北朋友教唆的,把老白干烫热了喝,则是由刚烈转而温柔,从浓郁转而温润。世间的事理往往至刚则难,由至刚转入至柔则更难,把老白干烫热了喝就能做到,本地糟烧和兑花也能做到,既能英雄凶猛,又能儿女柔肠。

常听说酒能乱性,我觉得也有道理。好莱坞电影经常有这样的镜头,对手之间交流总要举杯喝酒,甚至男女干事之前也总要喝酒,这一特殊时刻的酒,不仅情调浪漫且充满了诱惑,让人想入非非。于是电影的作用由娱乐而变成了移情,艺术的魅力因而得以焕发。花钱买票看电影的人,也会随着血色的浆汁走心一下

其实,电影人物若要移情,完全是不必饮酒的,这或许正是西方人的陋习,但如何对观众有个交代呢?因此,必须有一个让观众也跟着移情的理由。好莱坞的编剧们想让电影为观众们做些什么,实在苦于找不到理由,于是就用酒来作一番情节过渡,其实是很笨拙的手法。

好在外国人喝酒用不着酒配,举着二三分量的高脚杯晃来晃去走两圈就是了。不知道汉平在阿联酋喝酒是什么样的状态。

我相信世间人喝酒,大多数不会乱性,至多是乱了分寸,或是乱了常规。一些人喝醉了酒,从来不知自己会去做什么;酒醒之后,也一定不知道自己是否做了什么。或许,酒喝高了委实是可以乱性的,但若能自我约束,守心自控,适量喝酒以养性,完全也是可以的。

本文为钱江晚报原创作品,未经许可,禁止转载、复制、摘编、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,否则本报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。